返回列表 发帖

断穴奇书(节录)

【真传一句话】断穴奇书(节录)
奥语千言,真章只一。此书言言简意赅,直指核心。有志于研究山川形胜者读之,便可获益良多。
砂者收穴之元气与水气者,先看穴之轻重大小以任之。
砂虽美聚弯秀,而穴气轻弱,不能充实其局者,必有贫寒。
穴气旺大,不能舒通其气者,亦有祸害。
砂必与穴相须,乃为吉利。
比诸人在卧床,遇寒而被放宽,则自身元气不能充实而虚,而体必生寒疾。
遇暑而被贴紧,则自身之元气不能放通其盛,而气必遭热。
凡穴气升上者,宜后盖有力,四围高护,而下者略之。
穴气降下,下要收敛,而上者略之。
穴气聚中,中宜夹固,而上下略之。
穴气偏左,左宜关抱,而右者略之,气右者亦然。
砂弯而遇崎深,其穴不铺阳者,主丁稀,砂湾而遇瘦薄,其穴轻浮者,主贫寒。
砂亦要坦阳光润者乃真,若浊阴奇异者,只可外重。
凡砂织太多者,阳不足,阴有余也,主丁不盛,凡砂局虚阔大而多者,阴不足,阳有余也,亦贫逃散。
满局秀美,当求异处方灵,四面凶横,必寻动处乃见,至于乱动,动则无灵,或遇众异,异则不验。
砂不拘上下,只要用得有力,古人谓上砂收气,下砂收水,大贵之地多有上砂,富积之地,多有下砂,其余详砂断篇。
凡穴以温润光秀,精圆涵蓄者为正,若丑怪异险,必求真龙,龙真必是大贵。
亦有一条石山岗,曲折下来,小而粗糙,或穴者上必浑厚,横缓之龙则可,不然淫厉之气也。
凡穴多石峻急而下,无余气者,龙入首一二节,必要平横软颖乃真,
凡穴下余气多者,龙要峻急高大为上,
凡龙上平夷而穴下多余气者,阴弱而阳荡也,葬之多贫,
凡龙上峻急而穴下无余者,阴盛而阳绝也,葬之乏丁。
凡峦头不起敛顶,而星辰又不生峰者,阳弱主衰而绝。
凡穴显露,而星辰又独耸枯削者,阳怒主凶暴而绝。
凡穴饱多石,不起顶,其龙一路高峻,亦不起顶,而手足又能开者,此系阴怒,葬多暗速之祸,久亦主绝。
凡穴正,龙亦正,穴本星,纯一不变,有正无偏,有大无小,有显无隐,龙穴虽好,亦必无大富贵。
凡星辰大者,星面最忌太突,太突中必气死,比诸大树中实,而气与水不能通,中则枯槁至于朽腐,死之久矣,观此便悟。
凡龙身傍,突出有二三星体,显坠咽粗,不曲折,直来成穴者,此神弱而气不灵,主丁不盛。
凡大龙身旁,挂出一条如长蛇曲折摆扭而下,并不起头,并无星体,而成穴者,此系淫气,葬之阴歹。
凡峦头忽起而露,忽止而不截者,气怒,葬多水湿而凶。
凡峦头圆大,当中平而无顶者,气无主敛,葬多腐骨而衰。
凡峦头润铺,而界水浅狭者,阴微而不能收阳也。峦头软小而界窝阔大者,阳盛而不肯就阴也,俱难久葬。
凡峦头上来似好,而两颊缺陷,脚下少余者,皆神气不足,只好渐(暂)葬而已。
凡峦头横土阔放,直土缺陷者,皆因龙脉散雍,而气直通故也,葬多衰弱。
凡峦头升而下缺陷者,阳虚不能运下,下纯阴也,
凡峦头升而两颊缺陷,阳弱而不能主张,阴气主事也,二者俱可渐(暂)葬,久主衰绝。

凡峦头顶仰而下铺坪者,阳无主领也,主贫荡。
凡峦头显露者,阴质多而阳气少也,主福盛。
顶垂面饱而脚倚陷者,阳绝也,主绝灭。直行而难伸者,阴极,主衰弱而绝。横开而散荡者,阳极,主逃亡而绝。
阳和升,而山顶必透隆,阳气舒于山足,足多毡褥。
阳精住于山腰,开睁兜垂,此皆富贵之具,山穴多毡褥者,阳有余也,福泽必厚。
坪地无岗突者,阳不足也,贫逃无疑。
有束咽平大,其峦头起而不敛顶者,结不真实,葬无福验,有束咽低小,其峦穴起,而平坦不敛顶者,若不大阔,葬不福利,咽小而不起者,阳衰;咽平而头不起者,阳散,俱难久葬。
若真龙升辟而来又当别论。
有龙体静坠,而脉络皮肤,寸寸呼吸活动而来,至结穴显巧者,此浮邪也,不能久葬。有皮肤略动,其根骨里面暗扭而转,全结穴而脱化者,其精气蕴蓄,力量最重,福必久大。
凡平中多突,横直乱杂,头摇脚摆,硬饱无面者阴邪,不宜寻地。
凡高山多湖,东缺西余,左直右扭,一湖未成又开一湖,弦疲而低,上来柔夷,而下去散乱者,此系阳邪,不必寻穴。
就溪河之宅,水牵扯者,不论前后左右,多易发而易败也。
凡斩关盖穴,上来左右去处一片,必要有界横止,来处亦要略折虚,多真,不然随左右去矣。
凡五星必以圆为穴峦者,法金也。
龙行至穴,亦若物之春生夏长,秋收成实,以成其功也。
凡木实秋成,皆圆者其类也。
凡山谷阴盛之来与铺阳,水后之绕,上得一点浮土邪阳者,为宅居之,多致速福,但发无几而易衰耳。
凡龙祖,山要高厚而顶平大者为上,下来分尊卑、能变化、潜湖穿田踪迹难觅者,便是好龙,若无变化、无潜踪,龙虽好,不过富而已,纵贵亦不大。
龙行有化,必高大之后而化始可。
高大而不化,未免狂燥者也。大易有化,大而化未见有也,在阴阳厚灵而致也。
入穴化不如入首化,入首化不如过峡化,穿田化不如潜湖化,柔顺化不如刚健化。
化之龙,难矣哉!
至贵之龙,隐多显少。
尝观卑弱之山,气尽将绝而行前不去者类此耳,造葬者主有先衰后绝之患。
凡龙在平空中,突起大山,高厚刚异,两片皆田,阳者有化耳,最为上格。
片山片阳者次之。
凡问结穴,必在阳一边,两边俱阳,两边俱结,两边俱出,不结尽处必结山顶。
龙大者,将穴喜变小,龙小者,将穴喜变大。
龙越行越高者,阳盛大,富贵亦长久,龙愈行愈低者阴多,富贵亦短少。
山之五形也,凡升者本诸天,阳也,阳极则反下矣;
凡降者本乎地,阴也,阴极则复上矣;升之多者阳之多,降之过者阴之过,此阴阳多寡于其中也。
阳盛之龙结穴多隐,就阴而藏也;阴盛之龙结穴多显,贪阳而出也。
山之行止也,神足则形自足也。
阳不足,常与众争阳,故有邪阳;阴不及,常与众争阴,故有邪阴。
二五媾精,两其足而已矣。是故邪阳出自阴山之余,邪阴生于阳山之脚。
阳而铺阳,阳微难摄而荡也;阴而见阴,阴尽无施而绝也。
阴阳相变,刚柔相推者,利山川之流行也。
两能合,四能贯,通为一物者,其中神之不二也。
山大而能升,而前去正星必可,有正星而前去变换可期,有变换而前去脱化可知,有脱化而前去结穴必大。
龙分祖处,山起高大,分祖之后,又要复起祖山,复脱化方有真结。
世常云:龙要开帐中出,余常阅大龙格都不从中出者十有八九,只是落脉之山,起顶刚厚,下来脉亦难有对星辰中者,多是偏左偏右,挨虚挨实,曲折横斜,或隐或显而已,前去多结大富贵。
龙必要土石巍峨威严有煞,令人一望而惊畏者,便是大龙。
龙横大而直小者最佳。
凡龙高大,不浑厚,不蓄气者,富贵亦轻。
凡龙星体顶肩腰背,处处能顿住蓄气,有节突,暗舒浑扭者,前去必多结。
止结一穴,必是大地,若一体光顺端秀,知其内无蕴蓄,浮华发外,所结必无厚福。
今观草木,便知阳呼阴吸之交,气有余积,必顿住节目,开枝茎,节目多者,必枝叶茂,结果多,若一干光顺,无节目顿蓄者,必枝叶少,结果稀。
凡龙出身华丽齐整,升降周密者,多是伪气,前去多结花假。
伪龙星体,多装头饰面,体态娇巧,转弯处亦较摆弄轻僻,无尊穆光大气象。
大龙,大段敛束,小处违略,所以远看尊整,近观疏怠。
小龙,小处周旋,大处违略,所以近观巧丽,远看轻卑。
伪龙,质轻气上浮,精华发外;真龙,浑穆正大,精神藏内。
真龙,升降多从容自在,一刚一柔,自中规矩;
伪龙,升降多忙卒紧迫,一刚一(则)暴,一柔则惰。
伪龙行度多仓忙显露,顶尖背薄难积,形少蓄气,动多静少,所以敛神不固。
真龙遇险亦有仓忙处,一过即定度,遇高亦有尖薄处,将穴又平厚。
凡龙见村阳而止者,真阳弱也;见山谷而盛者,邪阳多也,见村阳而低伏者,阴质畏寒也;
凡龙见村阳舒扬者,性阳也;见村阳而收缩者,性阴也。
有龙见江湖而就者,其得金水之性多,前去若起伏卷舒,浮墩开局,必有富贵。
有龙喜就深径隘涧而走者,是阴偏也。
其中多有起伏摆动者,邪阳也。
葬者二代衰而后绝。
有龙见虚而边唇分些闪走者,不可作为傍气,皆因正干太实,灵气从虚出也。
其福泽亦不可限量,当看起伏长短以定之。若此者,正干前去多结花假。
凡龙独行雄强,枝脚乱开而摆扭,星体杂乱而纵横,一星未成又开一星,或崎峻而来,或枯削而至,并不脱化者,此躁怒之气也,多主凶祸军贼。
凡龙出身贯顶直下者,是浊怒之气也,前去若能脱换变化,亦有真结。
凡龙过峡渡脉,两旁最喜余毡润铺,脉显者喜曲折喜细润,隐者施受之山喜刚健,喜大而带石。
脉双过者胜单,若三条五条,中类多池者,必大富贵。
凡峡能铺阳穿田,前后迎送之枝,有速脱者,亦有好穴,只要去处逆转者最精,凡过峡阔散,而来去之山,面荡不舒络者,前去断无富贵。
太极者,性之原也;
动静者,气之始也;
刚柔者,形之著也;
阴阳者,气之分为二也;
两仪者,形之判为两也;
虚实者,气与形分也;
升降者,二气之所以分两行也;
高下者,两行之所以判而立也;
四象者,形之与真形分也;
五行者,气之与其气分也。
黑气低凝,水始生也;
赤气浮天,火始生也;
青气上升,木始生也;
白气重空,金始生也;
黄气平积,土始生也。
木曰曲直,生北居东,性曲而气直也;
金曰从革,生南居西;气从而体从革也;
火曰炎上,生东居南;气炎而性上也;
水曰润下,生西居北;气润而性下也;
土曰镇中,生升居降,升降而中上下也。
故天地间,水湿火燥,所以水火争其上下也;
形实气虚,所以形气争其虚也;
木升金降,所以金木争其升降也;
土平而中者,所以位乎金木火之间而不争也。
木始升而火极,阳气之始终也。
土实而位中,升降上下者虚也。
虚所以上阳而下阴,中兼乎上下者也。
木多金败,金多毁木,升降之胜负也。
统而言之,天地不过虚实而已,二气不过寒暑而已,山川不过峙流而已,人物不过兴废而已。
阳气为升而横,为平为虚,为动为燥,为浮为温,为火为明,为生为长,为变为化。
阴气为降为直,为陷为实,为静为湿,为沉为寒,为水为暗,为收为藏,为杀为止。
金星坚软,而开窝起水泡者为最。
注顶突有拗面者益妙,星体喜厚入,不喜高强,落穴不需脉,有泡者为佳。
土乳木乳下来成穴,多伪。
凡金顶丰软者,多结天穴;
面和舒活,多结人穴;
脚精浮者,多结地穴;
金窝深者,多结弦角;
窝中多乳者,多结盖;
有似窝非窝,突之则露,沉之则陷者,不结。
盖亦就角,盖穴束咽,要细而低,角穴要正面虚而老,盖穴开湖坪多真,角穴开小口有余者多真。
有穴模糊,而专以入首定穴者,当观束咽秀软,而近则可,若咽来长远,必不能定,又要另具形穴方真。
开窝之穴,顶背丰软,而舒睁角者为真。
凡金兼水及水乳者为上。
兼金及吐金乳者为次,吐火乳者上身要丰软,当穴要兜平者便真。
吐木乳者两颊要能开舒,当穴有坪乘者亦真。
吐土乳者,穴能脱住,乳从傍出,而兜转片,睁能突开,而下有敛者为真。
三脚者能分析两节,上平软而下粗老者为真。
金面正面脚开者,有穴必在顶,面正而弦正对者,有穴多在中;
面正而阔大者,有穴必在角。
金星穴宜小宜浅,大而深者无穴,或窝大突小不葬,窝深突显者不葬,高深胎长者不葬,高深胎尖,或横或方或枯,俱不可葬。
凡欲知地之气,先观土之形,诸阳为燥,诸阴为湿,土患燥者阴少,土患湿者阳少,内所有外自形也。
上燥下湿,阴阳不交也;
内燥外燥,纯阳土;
上湿下湿,纯阴也;
三者造葬值之,皆主绝灭。
上润下干,阳下蒸阴上济,形诸吉也。
低而坚干,阳之盛,造葬者福利无疑;
坚干而粗,阳不纯也,何敢言福,细软而湿,阳不定也,本为蓄祸。
阳常升者法天,所以亲乎上也;
阴常降者效地,所以亲乎下也;
升多而端秀者,清灵之气贤贵之器也。
降多而重浊者,顽蠢之质,愚贱之物也。
阳盛为火,阴盛为水,火升上,水降下,各从其类也。
水不上升,火不下降,燥湿不通,二气不交也,阴阳和,干湿均,吉之基也。
水阴气也,土地阳质也,阴多阳灭,水盛土衰,土阴面,水不化也,下阳弱也,土面阴,水易枯也,下土虚也,水多气少,气不能息水以配行,每衰竭之患,凡元阳虚弱,土湿而局湿者,只可升浮,疏界以补阳,不可策堤溺水,以补局,水盛则阳绝,不惟无益于财,且难久保于丁。
元阳与阴水两不相患,其土雨来则陷,雨过则枯燥,造葬者必败绝。
其二:夫土者阴也,静则藏神,动则消气,隐厚而动者,神在里;浮华而动者,神在外;在里者福泽厚久,在表者神力轻也,外粗内精,精潜里也,葬里者福待后日;外光内虚,邪浮表也,乘表者福背初年。
穴者,精神之舍也,精神内守,则荣卫自生,风邪不能患,灾祸无由作。
元阳虚弱者,感虚则有风寒之病;
就实则受闭郁之邪;就水则有冷温(湿)之患。虚多实少,则外虚摇动,而神难内守,则元气亦散于虚空;实多虚少,则内实蔽壅,而气不能外通;
则元气亦随实而死。虚者多为贫夭,实者多为衰绝。
阳多则阴(明),阴多则暗。
阳为主阴为辅,则正;
阴为主阳为辅,则邪。
故曰:阳为君子,阴为小人也。
凡两间之物,得阳则生,阳盛则长;
受阴则收,阴盛则杀。
物主始终也,故造葬之土,阴不可胜于阳,阳六分,阴四分,则生之(多)而杀少;
阳四分阴六分,则杀多而生少。故曰:阳主杀也。
其三:土山取石,宜平宜散,有缝有络,金丝血线,精土间通者,真气在也。
纯块坚闭,或腐或湿,青黑精厉者,不可葬;石山取土,宜干宜坚,或黄或红润,而精神者,其气寓也。
干而枯,坚而粗,润而湿,青黑虚顽者不可葬,黄为土本,红相之为吉;白之为泄,不宜居;
多青黑者,克之反之,所以为凶。
至者伯温刘子,其得水之道乎?吾无加焉,吾将行其言可也。
曰:水有远近、顺逆、大小、横斜。
人谓以远水为得水者非,不知近水为得水者亦非;
以顺为得水者非,不知逆水为得水者尤非;
以近大水为得水者非,不知近小水者更非。
然将何者乃为得水乎?盖天地之气,无事太过,无事不及,惟贵中和,所以远水者,明堂要近,否则旷散矣;近水者局气要余,否则太促矣;
逆水者贵有近案,否则直冲矣;
顺水者贵有下臂,否则倾泻矣;
近大水者局宜坐进,否则荡胸矣;
近小水者穴宜点出,否则不顺矣。
前水特朝,欲其特朝以来,射如箭者非也;
横水过堂,欲其环抱而住,直为弦者非也。
来水虽大,不聚会者非也;去水虽小,水不缠绕者非也。
故曰:地宽厚而水不顾者,有他顾之忧;
水大盛而砂不足者,有覆宗之祸。
小水宜紧,大水宜宽,大水边前莫寻穴,下后人丁绝。
小水乱弯细察踪,扦着贵财丰。山与水称,水与穴和,斯为得矣。
又云:须辨水神出入,黄泉八煞最忌向射,若属山家生旺,祸败难凭;
三吉六秀,最宜朝凝;或犯龙身死绝,灾殃易准;重在来于生旺,去于囚谢耳。
尝观诸书,水断多而且玄,不可尽从,亦不可搁置,今择其要而正者,以备世用。
虽水之聚散冲割,似泻悲鸣,不能尽悉,究不外:
水聚民富,水散民贫,水冲割人丁绝,倾走人离,养生击破夭折胎亡,官旺攻伤讼刑倾败,得此可以类推也。
土方求圆,金胎为最,火穴次之,木胎无穴也。
平脑者中藏金胎,身侧弦转,左右略相反者最真;
若身弦俱正,界水宜高低为生。
土星入穴,喜水面纵横乱突,似有似无而忽成金泡者最妙。
脉络长露不脱入穴者多伪,脉从两角偷落者,峦后不妨坳低。
凡土流金就角者,要开小口,中结者喜吐乳,或牛或角,皆脉喜浑出。
峦喜圆健,方土善枯,皆无穴,亦少有倚,凡有穴多结中,峦下吐出金乳者,多结凹脑。
腰折而突,而下垂金水乳者为上,喜头高身低短界不平,而两角转者为佳。
双脑土中合处,看有泡突乃真,双脑多中结,吐金水乳者为上,角虽结亦轻。
双脑凹双有缠为上,无缠者,纵有穴亦小结。
方土有太正者,无穴;
正立太肥而面平者,无穴;
开深大窝者,无穴;
星面忌阔平横铺,平者纵有穴亦假。
杂职
双龙出,混杂星,贵人卑小向斜身,
席帽模糊峰侧削,堂局泄逼案偏淫。
贵而不富


龙轻秀,穴清薄,四泄低空欠衬托,
砂单局泄小散流,贵正头清脚枯削,
艮乾低陷财星垂,名纵有成利了落。
贵而不仕
贪狼秀正无枝足,虽产科甲终不禄,
左右空寒官禄低,一去为官必散覆,
水星龙,巽辛水,辛巽孤尖定文贵,
若遇官旺禄马空,案陷堂低定无位。
贵而不寿
秀峰弱,贼峰强,龙穴轻华气不藏,
养生缺陷兼水破,贵秀之人命不长,
不第
龙轻体混,穴滞阳弱,贵人孤顽,笔峰破削,
乾峰低空,粗处高峙,秀方不卓,屡科空回,不是无学。
双生双贵
双龙双脉双星辰,双脑双峰共一坪,
双水朝来双木耸,家常双贵并双生。
长寿
龙气旺,主山强,乾丁独高大,丁水特朝堂,
艮丙兑高为次吉,家盛之时寿必长。
出仙
绝顶上,清且怪,剑琴乘鹤到中外,
天门文笔带仙桥,龙若干霄入仙派。
横财
艮圆墩,长水来,艮方有贵向相催,覆釜仓箱皆可喜,穴有灵气得横财。壬山丙,辛山乙,巽丙水入喜带石。若有圆墩与水潮,龙穴真时亦可决,艮山头,坤申水,水纯金箱与玉柜,田源山面合潮来,可断横财是何岁。

易发易败
邪阳穴,浮且薄,界明傍水四空达,
龙孤轻短欠星峰,水流牵扯一同法。
乏丁
阴沉局,粗xiao穴,土混居来人欠缺,也有太正太实星,面阔当中那得裁,也有土湿界不通,龙虎高时人死绝。也有木星直急来,最怕穴前如斩截,穴无余气子孙稀,两水割腮丁必绝。泉曜水轻犹有鲜,只忌伤詹与破穴。突太小,亦丁稀,四气不通人死离,四边散荡亦同断,砂穴齐乎总莫居。
愚顽
龙壅浊,穴顽饱,四唇圆实不生爪,星顶重重无束咽,四边高压山崎老,余气截陷土湿虚,
无秀低空或侧暴,此等山形纵读书,聪明子弟何须道。


词讼
申方笔,削带斜,右砂尖利似牙刀,
案低峰暗贵人侧,代有豪人作讼家。
官符
面山开口虎嵯强,最忌南离乾戌方,左右持拳兄弟斗,后前开嘴外官方,砂斜主破爷欺子,主强砂嗔子告娘,破屋尖角直向穴,无端公事亦相伤,官曜位,破廉强,碎烂红来不可当,虎路交,十字箭,官非终岁不消详。
赦文星:丙丁峰耸内堂,龙喜雄端六秀生,更有水朝丁丙入,其家能避祸官刑。
画师
木星乱,火星斜,龙穴杂轻露带华,
案侧笔,傍尖出,丹表延寿再生家。
僧道
香炉墩,木鱼突,居在丑未与辰戍,盂钵锡杖列堂前,顶笠幡花朝向入,或有钟鼓四库方,或有笔尖石钵出,此等山形主僧道,龙若强时兼智识。
出贼
木星直展火列强,不落坪田不化峡,行度怆忙不畏凶,顶尖背薄逞高雄,亦有木火两斜杂,旁带枪刀偏乱插,辰戍马旗申水来,马旗带煞则高开,四面廉贞石出现,其中恶贼不须猜。出贼霸,多廉破,禄存傍脚两相兼,风煞愈横龙愈显,星峰乱出半斜尖。
出盗
水星潦乱木星垂,半掩山阴斜侧带,辰戍暗枪并僻刀,子申水入更须知,
丑未上,有石刀,尖小生来最是它,龙穴只为阴邪盛,四面山头隐带逃。
出颠狂
木星手摆脚儿侧,千年窝心大石塞,或有燥火乱舍撩(燎),或水摇头脚两撇,或是子并密楼台,闭气不通人颠厄。

出麻疯癞
乾受穴,巽阴水,若带披连事必凶,两山高夹寅甲到,当中煞重出麻疯。子癸淋头土湿烂,高低黑石亦相同,巽甲湿窝忌闭局,粪缸池秽扫头来,代有其人遭癞毒。
驼腰
出屈辗,路反弓,当厅对门直向冲,戍辰穴,后山腰,湿阴石压事皆同,巍楼屈木山腰镇,亦有人儿背学弓。
跛足
龙虎冬瓜臃肿斜,震乾位上断无差,
更逢石坠路行断,跛足之人不归家。
眼瞎
石墩突,忌离方,破烂堂前眼不光,寺塔粪房并枯树,水冲砂压一齐防,赤红路井如何断,亦忌戍离便作殃,墩顶若然风扫入,破廉枯烂湿难当。
聋耳
大石左右当横门,或有郁沙并土墩,
闭气不通及水射,坎方之上细推论。
哑口
口中乳,生大口,水口乱大气不达,最忌酉乾辰戍巳,水冲煞击一同法,衙路破屋直身扪,俱主子弟舌不活。
六指:巽水子峰,前叠似指,亥子杂朝亦若是,龙虎开丫又是方,其人六指容訾。
火灾吐血
砂逼穴,忌当胸,红赤石堆事必凶,南离崩破廉贞近迫,十个人儿六吐红,若兼龙急穴直硬,三四代后绝人踪,破屋压射何方忌,寅戍乾坤合亢龙。
杀人命
穴硬直,虎擎拳,恶石欺龙恶曜缠,
更有虎山墓死位,水来冲动到堂前。
被人杀
后带煞,左峙强,拳头回头逼穴场,
墓曜有水直冲入,兼有尸杀被杀命。
雷伤
震乾石,离廉恶,强怒欺穴更高卓,
足下层叠似乱云,兼煞攻来万不错。
虎伤
寅方开口虎形岩,下不横尸似手捧,
前后破军申杀击,其家常有虎来衔。
火灾
廉贞耸,独南离,寅戍嵯峨合向欺,水到割坤同火入,家遭回禄断无疑,文曲近高亦能救,贪狼助恶更须知,家与地旺难言准,屋满气衰决不移,屋漏至气衰而遭火者十有八九。
奴欺主
外来左右高过穴,头耸粗强主被压,
挨肩摸背奴无礼,案外木高又忌侧。

损丁
凿睁曜,斩毡唇,屋多地少便伤人,屋塞界中少生气,池开多处泄元神,浮阳最畏掘低土,坐井须防四闭身,地浅湿,定沈(沉)阴,生气不通必损丁。巍楼左右及前压,高在凶方总有灵。
寡母
穴急硬,局低沉,木火来龙直又阴,虎手高强龙受煞,坤联四墓耸正明,水来石笔皆同断,土厚宅阴一样形,最怕淋头卑地湿,堂中寡母日开声。
投水
扫荡星,披连穴,左右文曲煞攻,池湖当在黄泉开,河涧直来子癸决,此中之谓皆水亡,又怕辰戍水交茫,白虎有路投水去,玄武扛尸最不详,子辰又嫌路水反,池有横岗主水殃。
自缢绞死
木主山头路绕颈,直在乙辰凶更甚,巽方双路向交来,墓曜相交决有准,贵人头闪凶逼斗,双路交缠定缢首,子癸午路交系前,上绳绞死代代有。
富断
凡富龙,多厚重,太阳覆釜土星雄,过峡分明人易见,肥砂仓库两边从,凡富穴,多阔大,余气圆丰形不怪,隆金肥土夹两旁,艮丙山隆水湖海,或有客砂逆水来,钱堆谷墩到中外,或有岗阜满中堂,藏纳山水千万派。
也有穴薄小,来龙必浑厚,乐缠必与穴紧凑,局向十有八九逆朝,若时横时水不走,顺水必无薄小形,若是薄小形不真,也有高穴出大富,必有湖坪内兜住,也有内堂势卸开,全气阔大水难来,方纳人间百万财。
出文贵
凡是文贵星端清,多是紫气太阴金,巨门金水亦成器,只喜转换变化形,偷踪闪迹湖坪过,贵人印诰佩行程,龙若高而兮秀异,定知贵出应无比。入穴成形多不常,新奇隐隆有猜方,文峰笔架诰轴现,高出三阳最吉祥,乾亥正位有贪狼,出陈朝来贵盛强,曲武端开名榜首,巽辛尖秀主文章,内堂若有端清案,贵必威权官必良。
紫气太阴金水,亦有出贵者,皆因体格重浊而不清也,太阳土星,亦有出贵者,皆因其体格阳,清而不浊也。
出武贵
龙出武兮必威刚,多是燥火与天罡,孤曜太阳皆有武,随行剑戟并刀枪,廉贞高耸石刚方,震兑行龙官必强,或是旗峰庚震起,水朝兼定封侯王。楼鼓亦须庚酉震,次在丙丁辛艮方,艮要丁辛庚要震,震须庚气两成祥。
富贵两全
龙丰耸,星隆清,变化潜湖五行形,宝殿龙楼兼凤舞,御屏华盖并蛇行,穴丰余厚案端厚,曜利砂肥贵正明,辛巽峰尖乾艮耸,中堂水聚海宽平。

王侯公相
廉贞祖,御街龙,凤阁龙楼逼汉空,或是五星聚讲出,或得三台列一重,前有珠帘幕,后有御屏风,幕头案现印红,城门多火象狮镇,万水千山亦向从,贵人高大乾壬立,宰相王侯受此封。
理学贤人
乾奇秀,形端清,五星联珠耸又明,或是五星聚讲出,最宜变化与纵横,归垣五星亦同贵,四望斐然形不类,贤人理学此中生,肃肃雍雍分内外。
神童才子
贪狼金水芦鞭龙,带石红黄体软丰,辛巽秀峰兼水入,必生才子号神童,穴形不喜肥厚,只要清高不露风。
状元
状元龙格看何先,锦帐贪狼秀正圆,武曲清端形亦美,芦花肥软格兼全,升宜逼目摩天过,降要潜湖下海穿,秀木太阴皆可穴,端方土案火燃天。
科甲翰林
贪狼木,出文多,二三端秀掇高科,若加竣耸与化峡,玉带砂明便发甲,太阴金星并金水,清正生来人秀美,若能脱化形高奇,子弟聪明科甲贵,御屏宝殿华盖出身来,翰苑名声终不坠,宝盖下来平水低,散行来处波浪势,忽然顿起紫气星,翰苑名兼是才子,土星下变出木星,一甲声高入翰林,龙宜化峡平中起,星要端肥忌软肥。







嘴有多贱,命就有多贱。
福报早就从他那张嘴跑光了。

  口德对任何人都是这样,许多福报都是通过嘴巴给损了。有的人说,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啊。要知道,这个口德不好,损福报是很厉害的。

  古人讲的,言由心生。如果嘴巴一直讲不好的话,说别人是非,以及说一些诅咒的话,这样子损福报很快。不仅是说是非,哪怕说我们长辈的不好的话,这也是损福报。有些女人很喜欢抱怨丈夫,说丈夫这不好那也不好,吵起架来连对方父母、祖宗八辈都敢骂,什么难听说什么。这样造口业是很严重的。这样家境只会越来越穷,因为福报都被你骂光了。所以这个口业关,一定要注意。
嘴巴要留德,不要尖酸刻薄,这样子就能留住福报。

  嘴巴要留德,不要尖酸刻薄,这样子就能留住福报。为什么嘴巴能损福报呢。要知道,福报是缘起法,是因缘和合的,也是一种能量场的体现。比如说,你去寺院做义工,你扫地的动作给你带来福报,还是擦桌子的动作给你带来福报。都不是的。是心念给你带来福报。我们发出利益众生的心,去扫地,去整理卫生,和众生结欢喜缘。这个心念发射出去,感应了宇宙的慈悲正能量,这时就得到正能量的加持,就创造了福报的缘起。福报是这么产生的。
微信:13635007160.   QQ:金经543066454(注册有问题请Q我)
唯有挨星最为贵,泄尽天机秘;  
尊星河洛第一名,悟透皆高兴。

返回列表